蚂蚁工场专为创业者服务的创业平台
  • 首页
  • 拍摄花絮
  • 合作单位
  • 我们的服务
  • 新思享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疫情的消息很沉重,但这些谣言让我笑出了声

    为什么谣言跑得快?

    先来看三则信(段)息(子)

    • 高温能杀病毒,让病人发烧到 39.6 度以上就能痊愈。

    • 蝙蝠最怕高温,请把开水滚开的汽吸下去,能解毒。

    • 谈恋爱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。

    或许你只会一笑了之,甚至翻了个白眼,觉得这样的信息怎么可能有人信,光是看到这则信息都是对智商的侮辱,但这却是我在腾讯的疫情辟谣平台「较真查证」看到的信息,当然,这三则信息都被标记为谣言,说明真的有人信,而且信的人还不少。

    ▲ 谣言紧跟热点,永不放松

    老实说,这个较真查证平台最近成了我的欢乐源泉,虽然不断传来的疫情信息让人心情沉重,但上面宛如段子的谣言实在让人佩服造谣者的想象力,比如「直升飞机冲破封锁线,电影一样,直达武汉」,不好意思,电影还真不敢这么拍。

    在这些谣言中,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药方都很重口:童子尿、鱼腥草、大蒜加冰糖……

    住宅爆炸、汽车爆炸,别问,问就是用一边用酒精消毒一边做饭或抽烟引起的。

    也有一些谣言可谓用心良苦,比如「下雪天不要玩雪,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!」、「散步会得肺炎」,只能说为了劝大家不要出门,造谣者也很努力了。

    钟南山院士也是疫情谣言里的流量担当,一会儿要和白岩松连线,一会儿建议全国人民在家隔离两周,一会儿又到机场迎接某药物公司老总。

    ▲ 钟院士很忙

    虽说谣言天天有,但这次疫情可以说是造谣者的盛宴,谣言数量呈指数级增长,「造谣一张嘴,辟谣跑断腿」已不足以形容辟谣的难度,准确来说应该是「谣言传万里,辟谣无人知」。

    ▲ 不实的消息转发近 10 万,澄清的微博转发只有 20 图片出处详见水印

    当然,在假新闻全球泛滥的时代,再聪明的人也难免中招,为什么谣言屡屡得逞?原因大致有几种:

    真相很枯燥,谣言很有趣

    就像我前面说的,花样百出的谣言可读性非常强,造谣者可能比任何大 V 和媒体更深谙传播学原理,耸人听闻、突破常理、正中要害、戏剧性强是所有谣言共同的特点,例如「别吃淡水鱼!确认粪口传播,很多地方在鱼塘洗便桶」、「新冠肺炎病毒是人工病毒」等,名人去世也是谣言喜爱的素材,在这次疫情中则体现为名人感染,如「钟南山感染武汉肺炎」。

    何况在碎片化阅读大行其道的今天,通常只有寥寥数语的谣言也很对当代人的胃口。

    ▲ 图片来自:网络

    相比之下,一本正经地阐述客观事实未免枯燥得多,「双黄连能抑制新型肺炎」一句话就讲完了,后来各大媒体、机构辟谣的时候,却不得不用长文详细解释其原理,辟谣不仅跑断腿,还得说破嘴。有用吗?反正双黄连至今断货,双黄连口服液老板在 2 月 3 日 A 股开市后 2 分钟内身家超百亿。

    不管是以前线下口耳相传,还是如今社交网络流行,人们总是倾向于分享有趣的信息,辟谣往往费力不讨好,相信有过在家族群里被踢或被无视经历的朋友都懂。

    至于为什么谣言总能花样翻新,道理也很简单,当你不受现实束缚时,自然能放飞想象力。

    为什么谣言跑得快?

    谣言能得到快速传播,除了创意外,还抓住了人们的心理。

    不确定性助长谣言传播——当我们不完全了解情况或不知道原因时,往往谣言四起。在这次疫情中,病毒的性质和传播途径、武汉封城后的情况、医疗资源和生活物资的分配等,存在太多不确定性,给了谣言滋生的土壤。

    越焦虑越容易传播谣言——不确定性通常滋生焦虑,疫情期间,人们急切希望获取相关信息,总是忍不住刷微博、朋友圈,连微信聊天记录也能成为信息来源,饥不择食的时候,谣言更容易趁虚而入。

    内容越重要的谣言越容易得到传播——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戈登·奥尔波特和利奥·波斯特曼在其著作《谣言心理学》中提到「内容的重要性和细节的模糊性」是谣言得以广泛传播的关键。

    细究各类谣言,你会发现它们总是细节模糊,但因为涉及人们关心的重要内容从而得到迅速传播,不管是哪里封城、哪里有感染者乱跑还是怎么预防感染、研究出了新药,虽然谣言对预防的原理或药物的作用机制只字未提,却不妨碍人们争相将其扩散,因为这些信息都与我们息息相关。

    信谣才传谣——「不信谣,不传谣」这句话不太准确,明知是谣言,自然不会对外传播,即使写上「转发求证」,至少态度也是半信半疑的。不过,如果一味地指责传播者无知愚昧是不公平的,当权威的媒体不加查证地发布双黄连抗新型肺炎的消息时,普通民众当然是选择相信它了。

    另一方面,尽管很多研究表明负面消息的谣言比正面的传播更广,但具体到这次疫情,或许是坏消息太多了,当神药出现时,人们更倾向于相信,除了发布者的公信力外,也和谣言迎合了人们的心理有关。《乌合之众》对这种心理有过经典阐述:

    群众从来就没有渴望过真理,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,他们会拂袖而去,假如谬论对他们有诱惑力,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论。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,也可以很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。

    ▲随手在较真查证平台搜索「口罩」,就能看到各地投放口罩的谣言,谁让口罩这么难买呢?

    人们散布谣言以提高个人形象——传播别人不知道的消息,给人带来一种掌握世界动态的良好感觉,尤其是在全社会都关注疫情的当下,人们希望自己是最了解情况的人,内容刺激的谣言无疑是吸睛利器,促进分享的同时,增强了分享者「消息灵通」的形象。

    三人成虎的故事告诉我们,传谣是人类自古以来的习性,现代社会信息传播和手段愈发丰富,更助长谣言肆意传播,尽管如今各大平台能够借助技术实现对信息的核查,但真相始终比谣言来得晚一些,目前来看效果有限,遑论消灭谣言。可以说,生命不息,传谣不止,我们只能时刻提醒自己保持理性,学会独立思考,并寄希望于有影响力的传播者少作恶。


    新思享

    CONTACT US

    工作时间 08:00 - 20:00

    13861399613

    Email:4663808@qq.com Web:http://www.0511qyw.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    地址:镇江市京口区中小企业信息产业园 邮编:212000

    版权所有© 镇江小蚂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苏ICP备18050143号 苏公网安备 32110202000200号

  • 微信扫一扫

  • 微信公众号